相关文章

又是一年槐花开 - 兰州晚报数字报-兰州新闻网

    中午,邻居采摘了一篮子槐花,蒸熟后,送给远在城里的女儿,久不出门的我这才意识到,外面已是花红柳绿,自从结婚后,就很少吃到母亲蒸的槐花了。

    小时候,只要到了这个季节,到处是满树的槐花,沉沉地垂着,灿烂地开着,清爽地笑着,香香地飘着,吸引着我们这群幻想的孩子。贪婪地摘下来,串起来,挂在脖子上,带在头上,环在手上,甚而挂在耳朵上。摇曳的配饰也就有了。看见眼前的槐花,不禁想起了童年那些无忧无虑的往事。

    记得幼年,有一天晚上,母亲蒸了槐花,刚好那晚我没有按时完成作业,母亲嗔怪我:“白给你做好吃的了,作业也不写。”当时我只说了一句,这有什么难的?等我长大了我也会做。

    结婚后第一年春天,我就决定要自己做,开花时四野是各色的绿,只有它们是一串一串的雪,让人欢喜。我迫不及待找来了一根长竹竿,在上面钉了个铁钩,满心期待地跑到附近的山坡,专找花枝繁密的树枝,勾住它往下一拉,“啪”一声脆响,就掉下来了,我慌忙用手接住,不料被槐花刺狠狠“亲吻”了一下,这是开始,接下来还得忍着疼痛继续勾。

    回到家累得精疲力尽,我还得择,择的时候也是大有文章,用了一下午时间快择完的时候才慢慢熟悉起来,择的时候用手握住槐花串的底部,向上一捋,整串的花就整齐地码在虎口间,根本不用剔分筛选。更可气的事在后面,蒸熟的时候竟然成了一体,全都是疙瘩,全家人看了都哭笑不得,哪有母亲当年蒸的那个滋味。我就做这么一点就这么麻烦,母亲当年可要养活我们一大家子人!真是“当家才知柴米贵,养儿方知父母恩”哪!这时才知道,什么事并不是眼睛看到的那么简单,操作起来可难多了。母亲之所以蒸得好吃,是因为母亲把浓浓的爱也蒸了进去。

    这个季节里,空气里尽是槐花的香味,有母亲做的蒸槐花,空气里都变成了甜蜜的回忆。槐花就不再仅仅是槐花,而是一些岁月。玉一样洁白的槐花代表着一重岁月,蒸槐花则代表着另一重岁月,槐花的岁月里是甜甜的童年的趣味,而蒸槐花里,则有我爱的经久不忘的人影。